作者簡介:江蘇揚州人,某區文聯副主席、雜文協會主席,高級職稱。以時評雜文寫作為主,兼及詩歌散文,作品散見新京報、中國青年報、南方周末、南方都市報、雜文報、雜文月刊、香港大公報、成報、美國僑報等,已出版時評雜文集三部。
  紅辣椒:您是什麼時候開始評論寫作的?有什麼精彩的小故事和我們分享下嗎?
  
  陳慶貴:我上世紀90年代初開始嘗試評論寫作。有數則片斷竊謂精彩,時常激勵我筆耕不輟。1997年,《人民日報》發表我首篇評論,辦公室同事專門送花祝賀;2001年,我就廈門紅樓開而復關撰文《紅樓關得很沉重》,在《中國青年報》“冰點時評”發表,迅即被《南方周末》、《文摘報》、《大家文摘報》、《北京青年報》等全國近百媒體轉載;2002年,《局長“下課”》在《南方周末》評論版刊發,後相繼在該報發表多篇評論;2004年,在人民網發文《接受性賄賂不是女公安局長雙規新聞賣點》,被該網評為年度最受關註原創評論排行榜第3名(共20篇);2010年在騰訊博客發文《是誰給了開發商叫囂“房價迅速上漲”的底氣》,點擊率逾45萬;2012年,曾刊於《雜文報》頭版頭條的拙文《痛打“狗心理”》,入編《2012中國雜文年選》(花城版,鄢烈山編選)。
  紅辣椒:過程中有何感悟?作為一個時評人,我們又該如何參與這個時代的命運?時評,到底有多大的力量?時評的價值在哪裡?
  
  陳慶貴:自媒體時代,時評寫作不妨定位於“表發”而非“發表”。我所謂“表發”,取表達思想發泄情感義,並從中收穫快樂;其分野於以名聲稿費為旨歸的“發表”。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,目下好篇什未必能在傳統紙媒甚或網絡媒體登堂亮相,以名聲稿費作為唯一寫作動因,顯然難以如願以償的擢升幸福指數;我的地盤我做主,大可在博客微信等自媒體“我思故我在”、“我手寫我心”地“表發”,並從中獲得影響力指數和幸福指數。刻意於名利的“發表”,不是迎合別人,便是分裂自己。參與這個時代的命運,要求時評人堅守悲憫情懷、道義擔當、理性表達的思想底線。時評的力量,難於訴諸感官和數字,其在潤物無聲中捍衛公平正義世道人心,在潛移默化中推進信仰敬畏文明演進。是言,“至於你信不信,我反正信了”。時評人“以不變應萬變”的堅守本身,便是一種力量。時評價值在時評之外,在於藉以公民啟蒙,推進眾生向善、社會進步。
  紅辣椒:對時評目前的現狀以及今後的發展有何看法?隨著碎片化閱讀時代的到來,傳統評論會走向衰落嗎?
  
  陳慶貴:時評之悲哀不在於時評表達平臺式微,而在於文字垃圾產能過剩;不在於話題設限話語貧乏,而在於投機獻媚主動迎合半推半就。傳播力源自思想力,碎片化閱讀時代亦然。傳統評論會不會走向衰落,不在於碎片化閱讀時代是否到來,而在於傳統評論本身能否永葆思想“殺傷力”、病竈“破壞力”和文明“建構力”。
   紅辣椒:您心目中的紅辣椒評論是怎樣的?對於紅辣椒評論頻道,無論是編輯選稿編稿,還是未來發展,有什麼好的建議,都可以給我們提提。
  陳慶貴:在夾縫中生存,“紅辣椒評論”成為國內知名度最盛、轉載率最高、影響力最大的中國網評“一哥”,一方面,可謂殊為不易;再一方面,堪稱實至名歸。成事非天,謀事因人。“紅辣椒評論”成為如雷貫耳的鏗鏘品牌,靠的是編輯團隊“鐵肩擔道義,妙手著文章”的公共擔當、嫉惡如仇激濁揚清的職業操守和“沒有什麼話不能說,看你怎麼說”的專業智慧。持守之!以不變應萬變!便是我最大的建議。
  紅辣椒:談談自己的獲獎感言吧,也給其他時評作者特別是新人提點建議、傳授些經驗技巧吧!
  陳慶貴:自2003年創辦伊始與“紅辣椒評論”結緣,期間我獲過2次年度作品獎,4次優秀通迅員獎,出版了3本時評雜文集。我的感言是,與“紅辣椒評論”為伍,療治“病”人,快樂自己!寫時評,最大的經驗是沒經驗,最高的技巧是無技巧。記住“我思故我在”“思無邪”;記住“我手寫我心”“不為君王唱贊歌,只為蒼生說人話(柏楊語)”;記住不“為賦新詞強說愁”“寫不出的時候不硬寫(魯迅語)”,庶幾便能搞定。  (原標題:陳慶貴:我思故我在,永葆思想“殺傷力”)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ym94ymbck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